一張沒有笑容的結婚證

admin 社會 2019-10-08

一張沒有笑容的結婚證

結婚證上的丫丫爸爸沒有笑容

女兒丫丫好奇地問我,為什么結婚證上的爸爸,沒有一點微笑。她當然不知道,我們為了得到這紙婚約,經歷了多少波折。

追求者

結婚快31年了,我和丫丫爸爸的結婚證已經有些泛黃,我常和他說,這張證書給了我安全感,那曾是我最缺少的東西。

我生在青島李滄區,八九個月大時,得了小兒麻痹,四肢跟面條一樣,晃晃蕩蕩的。父母帶著我四處求醫,總算讓胳膊恢復了正常,但雙腿已經變形,走不了路。我每天自虐式的訓練,從臥室爬到客廳,兩個胳膊蹭的都是血痕,最后也只學會了“蹲著”走。

這就是我缺乏安全感的原因,肢體一級殘疾,醫生曾經說過,我這輩子都要在床上度過,可能活不過三十歲。母親為此難過,她曾說:“殘到這種程度,將來做父母的死了,還不得餓死?就是給她一根打狗棍,她連飯也討不回來。”

盡管我以優異的成績高中畢業,卻因為重度殘疾,升學和找工作都沒有著落,被困在了家里。無奈之下,我開始寫作,也僅僅是想靠手里的一枝筆發泄些情緒。后來,我開始給報紙雜志投稿,發表之后,有了一點小名氣。

丫丫爸爸是被我的文字吸引來的。在我收到的讀者來信里,有一封他寫的求愛信。我感到有些吃驚,丫丫爸爸在信里說,他是個脾氣急躁的人,而我的文字很舒緩,可以讓他安靜下來。丫丫爸爸向我提出了交往的請求,“我是一個脾性和人格都需要完善的人,您是我最好的修補者!”

看完他的信,我有些懵了,我有他說得那么好嗎?他真的需要我嗎?自幼殘疾,我已經習慣了自我否定,在一連串的問號下,丫丫爸爸幾次來信,我都沒有回復。

讓我沒想到的是,1987年夏季的一天,丫丫爸爸竟然自己打聽到我家,找上門來。我的姥姥給他開了門,丫丫爸爸很有禮貌地鞠了一躬。

版權聲明

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華奇網立場。
本文系作者授權華奇網發表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

喜歡發布評論
留言與評論(共有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
有什么pk10的计软件